印度尼西亚:伊斯塔娜(ISTANA)工厂占领仍在继续

雅加达北部伊斯塔娜-麦格诺利塔玛纺织工厂的工人已经占领工厂2年多。澳大利亚社会主义党全国组织者安东尼在今年11月下旬访问了工厂并采访了印尼工会联合大会(Kongres Aliansi Serikat Buruh Indonesia -KASBI)和该厂工会主席克思沃育(Kiswoyo)。

克斯沃育:这原本是一家印尼公司拥有的工厂,最初雇用约900名工人,几乎所有的工人都是妇女。我们生产许多不同类型的服装如衬衫、裤子和女装等。为许多知名品牌如GAP、阿迪达斯和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等生产。

克斯沃育:最初工厂的900名工人中有460个工人是永久性雇佣的,而其余的是合同工人。在印度尼西亚合同工人的雇用期限很短,而且相比永久性雇佣的工人权利也很薄弱。雇主喜欢使用合同工人,因为他们更容易被解职而且更能组织到工会中。

2007年7月工厂的管理层告诉我们他们准备关闭企业。他们声称公司正面临破产。我们不相信他们所说的,因为我们的工资仍然准时支付而且还有许多订单。很多产品出口到如日本和加拿大等国,也在本地市场销售。

管理层承诺,如果我们同意签署一份文件声明我们不想重新受雇于该公司他们将支付给我们两个月的工资和遣散费。

克斯沃育:工会认为这是该公司试图摆脱所有的永久性工人,用合同工人取代他们。目前,禁止对公司雇用合同工,以取代长期工作人员由法律规定。我们认为这是企图绕过法律规定的。

工会是不是看到数百个长期就业机会被扔掉。很显然,该公司只是想增加利润并在更加危险的境地劳动力。我们拒绝让管理得到与此所以当他们关闭工厂,我们决定留下来,占领工厂了。

克斯沃育:是的,在开始的时候我们继续保证工厂运作下去。我们继续接收本地区一些小店的订单。但很遗憾不久我们不没有电了,而我们自己的发电机发电只够支持几台机器的运作。虽然已经没有获利的渠道,但我们仍然生产我们自己的衣服。

当管理层离开的时候,我们锁上门并告诉他们,我们接管了工厂和设备,直到我们能重新返回工作岗位。我们向劳工部登记了相关纠纷,并且法院正在审理相关案件。到目前为止法庭的判决使我们赢得10个月工资的补偿,但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想要确保我们的工作。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克斯沃育:显然没有工资收入,生活是非常艰难的。正如你可以看到这里很多人都有家庭和小孩。我们相互支持和管理从支持者那里得到一些捐赠。最开始的阶段我们走上街头唱歌和其他支持我们的工人接触以获得收入。

印尼工会联合会(KASBI)也从成员中帮我们募集捐款,其他一些组织如劳动人民协会(WORKING PEOPLE ASSOCIATION-PRP)也向我们提供支持。而那些外出找到新工作的工人也会提供日常捐赠以支持继续占领的工人

克思沃育:是的,我们非常有信心。我们知道这必将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得到解决。我们的力量在于我们没有签署那份文件,而且我们现在从他们手中占领了工厂。

我们一直在这里坚持已经2年了,也经历了种种困难。管理层采用各种手法骚扰我们,并雇佣打手。但这一切都没有奏效。我们的要求是的工厂应该重新生产,并恢复所有工人的工作。我们将坚持留在这里直到这些要求得到满足。

澳大利亚社会主义党(SP)和工人国际委员会(CWI)致向占领工厂的工人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并呼吁印度尼西亚和世界各地的工人支持他们的勇敢斗争。

如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印度尼西亚工会联合大会(KASBI)的网站:/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